一颗月球的杂货店

杂食动物,什么都产,tag见就好,以防踩雷建议别fo。

超无聊的小片段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我是一块多拿滋——甜甜圈,当然,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。


  多拿滋是不会说话的!


 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可惜,我还要告诉你我不能说话,只能听和看。不过我是用哪里听声音、看东西的呢?也许是厨师让我在发酵的时候多长了几个孔洞?管它呢。


  我是什么口味的?


  这我可不知道,真要说起来,我看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,自然也就不知道我是什么口味的,就连我是空心的还是实心的都说不准。


  我现在在干吗?


  哦,甜甜圈当然是躺在餐盘上,或者纸袋子里了。但是,我正赤身裸体地躺在桌子上,看...

这游戏不能给人带来快乐……我本来给徐徐攒了1950钻……全扔进小飞机池了小飞机还没来……

(论坛体)我发小好像暗恋我

       现代普通人AU,年龄操作,OOC得没边

  强推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和 ふたりごと 一生に一度のワープver.写的时候一直循环播放

  ID可用手机打打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0L

  试试


  1L

  什么啊!为什么这种就能发出来了?!


  2L ID:5464634

  真的假的?这论坛居然终于也有恋爱咨询贴了吗@744224姐姐快来看!


  3L ID:744224

  我...

海之门

第五章


  替身使者对自己的替身了如指掌,即使间隔了几座城市他们也能准确地指出两者之间最短的直线,乔鲁诺和空条徐伦都清除这点,所以乔鲁诺愿意赌一把这间地下“酒吧”是敌人的所在地。


  “Killing Flag”通往地面的入口看起来仿佛一个垃圾回收口,有几个叼着烟趿拉踱步的青年互相嬉闹,口音重得让乔鲁诺怀疑那是否是英语。交给“保安”几张钞票后乔鲁诺模仿其他人的步伐轻快地蹦下了楼梯,他快速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,拉低卫衣帽檐从人群中灵活地溜到一扇半开的门前。


  这件卫衣是他从另一辆车上找到的,比他常穿的大了两个码,可以完全遮住右手的绷带与灿金色的卷发。虽然带着浓重呛鼻的烟酒...

海之门

第四章


  洁白的干净绷带吊在沾了不少污渍的粉外套前亮得晃眼,空条徐伦抱过装着脏水的盆子,一路小跑着去换了盆清水。


  徐伦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,日出的光已经覆盖了月光,屋内的灯再过一会儿就没用了。她瞥了眼乔鲁诺波澜不惊的表情,走到吉姆老头跟前问道:“老先生,为什么不让乔鲁诺、哥哥睡着呢?他这样会很疼的啊。”


  乳白色的烟雾随着鼻孔的哼气声喷出,吉姆磕了磕烟斗,从铁盒里倒入新的烟草压实,不屑地说道:“打了麻药他倒是轻松了,抗他谁来?你来吗?瞧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能抬一条腿就不错了。”吉姆划了根火柴点燃烟叶,眯着眼似笑非笑地对乔鲁诺说道:“再说了,自己去睡,让你和我这糟老头子...

海之门

第三章


  人的一生是有限的,回头是不可能的,但被一拳打回十年前是可能的。


  空条徐伦蜷缩在被子里,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,需要听乔鲁诺声情并茂地讲述白雪公主的故事。


  为了不让自己像个返老还童的巫婆,徐伦在吃完晚饭后决定拿出小姑娘该有的气质,并慢慢习惯,以免见面时惊吓到母亲。


  于是当乔鲁诺问道:“要听睡前故事吗?”时,她极为顺口地接道:“要!”


  这一个“要”字换来的就是乔鲁诺混杂了医学与植物学知识的奇妙故事,空条徐伦怀疑他只是在某处听某个人随口提到这个故事,显然,当他说出恶毒皇后其实是公主的亲生母亲时就已经露馅了。


  故事结尾时,王子与公主成婚的...

伊奇是条狗

除了阿布外全员存活,阿布我对不起你

实在想不出怎么从亚空间拉出人来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


  一、


  伊奇是在房间铺满阳光, 空气干燥温暖的时候出生的。他闭着眼睛,在兄弟姐妹们中寻找母亲温暖的乳头。


  波士顿梗,人类是这么称呼他们的。


  二、


  伊奇一岁了,他能听懂大部分人类的语言,也能看懂那个男人从屋子主人手中接过的是叫做“血统证明书”的东西。


  那张纸可以换很多东西,但是伊奇现在还不懂,他很高兴地舔着男人的手,听他用高昂的语调呼唤他的名字——“伊奇”。


  与名字一同给予他的是美味的食物和温暖...

海之门

私设很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章


  十四点二十八分,这是英国某个小镇正上方的天空中一架私人客机飞过的时刻,没有人抬头,也没有人看到飞机的侧面打开了一个门,从门里跳出了两个黑影。


  空条徐伦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乔鲁诺·乔巴拿的计划,降落伞伞顶响起的“砰砰”声让她的胃难受地紧缩了起来,她没有时间去在意自己被子弹划伤的手臂,因为头顶的伞布完美的平面上多出了两个窟窿。她不得不用半只手那么多的线疯狂缝上缺口,同时两条腿也化作无数的线圈把她和乔鲁诺紧紧捆在一起。


  “你会用降落伞吗——!”


  女孩稚嫩而又尖锐...

海之门

我知道很OOC,但是真的快饿死了……还有茸茸的外貌设定是按动画来的,徐徐是漫画,免得哪天消消乐玩着玩着就写串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章


  空条徐伦闭着眼,意识在柔软的水中浮沉,似乎要透过厚重的肉体向天空摇摇晃晃地飞去。


  周围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层海绵一样模糊不清,不知过了多久,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离开了海底,空气带着巨大的压力向她挤来,简直要把她肺部最后一丝空气拧出去。


  我死了吗?


  安波里欧呢?


  这是首先浮上她心头的两个疑问,但随着眼皮的上移,她不禁张开嘴巴深呼吸以让自己狂...

马大哒打贼:

#jojo# 昨天等黄金之风更新的时候闲的无聊,做了这个徐伦安娜苏版的床上排练傻屌视频描改
暴走承太郎警告
安娜苏:“我们真的只是在排练”

下一页
©一颗月球的杂货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