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奶消愁

我很烦的,tags见就好,别fo。

脑内交流(奥托·苏文X菜月昴)

OOC严重


菜月昴醒来后发现自己能读心了。

正如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一样,单方向读心,纯天然无副作用,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是个被动技能,不知为何他就能听到对方的心声。
可惜的是他身边尽是些单纯的家伙,说出口的话一般和心底的相差无几。
光是告知了EMT和贝亚子等人后就到了早餐时间了。
“搞什么啊?这不是和笨蛋奥托的设定重复了吗?”
菜月昴一边搅拌早餐的汤,一边偷瞟老老实实吃饭的内政官。
事实证明菜月昴的偷瞟技术除了自己谁也瞒不过,奥托不解地望了过来,视线对上的一瞬间菜月昴听到了对方的双重声音。
“菜月先生为什么盯着我看?我脸上沾到食物了吗?”‘菜月先生不会又在谋划什么恶作剧吧……天啊,昨天的文件还没处理完,希望不会被打扰啊。’
“放心吧,不是什么恶作剧!”
如此直白的嫌弃让菜月昴憋了一口气,大口大口地喝光了汤。
“诶?”‘糟糕,忘记菜月先生现在可以读心了!糟糕!刚才这句话也被听见了!’
奥托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,尴尬地笑道:“哈,哈,哈,不好意思。”
“大将,你和奥托哥在打什么哑迷啊?”
一头雾水的只有刚从外面回来的加菲尔,其他人略一思考后便知道是昴的读心能力发动了。
菜月昴得意地和加菲尔解释了一通,得到的却不是敬佩的眼神,而是失落的表情。
‘“以后去厨房偷吃再也瞒不过大将了啊……”’
“还真是心口如一啊你?”
菜月昴面对这样的加菲尔,完全生不起气来。
“嘛~这种加护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的好哟~”罗兹瓦尔放下餐具,看向昴。
不出所料,昴听到了他的心声:‘毕竟其他人知道以后只会更加地防备你呢~’
想到加菲尔刚才的表现,菜月昴吞下了口中的反驳,环视四周。
“不过沟通起来倒是方便了许多呢。”艾米利亚安慰道,笑容十分温暖。
“……啊啊,EMT果然是治愈系的啊!”

早餐时间结束得很快,昴在宅邸内晃悠晃悠着就晃到了内政官的门口。
说起来奥托的加护也是能听到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啊。
回忆起奥托和他说过的过去,沉默的童年和孤独,昴摩挲着金属门把,有点犹豫。
“菜月先生……想进来就进来吧,不要待在门口不动,这会让我很紧张的啊。”
奥托的话成功让昴缓过神来,昴大大咧咧地搬了把椅子坐在奥托的对面。
“数量还是一如既往的惊人啊这些文件。”昴随手拿起一张看了看,被上头华丽繁重的辞藻弄得有些发晕,连忙放回原位,“真亏你处理得完。”
“……所以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?”
‘难道菜月先生在夸我?哇,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呢。’
昴强忍着笑意,装作没听到心声,回答道:“没事干来看看可怜的奥托在忙什么呢。”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直接来找你啊,我应该去看看emt在干嘛才对。
奥托扶了扶帽子,露出对付昴的标志性不满表情说道:“如你所见,正在处理堆积得和山一样高的公务呢,麻烦菜月先生不要打扰我好吗?”‘说的会不会有点重了?不过菜月先生也不会被这种话打退就是了。’
当然了,区区奥托怎么可能让我打退堂鼓呢!
“我当然不会打扰你了,我是来这里看书的!”说着昴飞快地从一旁的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书。
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奥托叹了口气,‘借口有够烂的。’
两人一停下对话,不大的房间内顿时只剩下沙沙的书写声和翻书声,不知不觉中,翻书声停了下来。
奥托抬头看向昴,发现对方的头一点一点的,像是在课堂上犯困的学生。
这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啊?
奥托有些郁闷,一言不合地就跑过来,一言不合地就睡着了,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很失礼吗?
转念一想,昴在自己面前守礼的话……好像也挺不舒服的。
“菜月先生保持这样就好了吧……”奥托轻声道。‘如果能……不,还是算了。’
看着昴几乎要摊倒在地的坐姿,奥托用最小的动静抱起他,放到一旁的沙发上,并友情覆盖了一张毛毯。
突然间,奥托听到了熟悉的声音:‘这家伙该不会是喜欢我吧?’
他下意识地看向双眼紧闭的昴,只觉得自己可能要完蛋了。
‘啊啊啊啊啊啊菜月先生居然装睡?完蛋了他知道了啊啊啊啊啊!’
‘我靠你居然真的喜欢我啊!我该不该继续装睡啊?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想啥的?啊混蛋奥托你居然对我用加护!’
‘唔——暴露了!话说要不是菜月先生能读心了我才不用加护呢!’
‘你居然敢怪我?不过是个奥托而已!再说了也不是我想读的啊,这技能完全控制不住啊!’
‘要是不提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就没办法瞒住你了啊!还有什么叫不过是个奥托啊?好过分!’
‘……原来你真的喜欢我啊?’
‘啊——你好烦啊!我承认还不行吗!’
奥托有点想哭,他用帽子挡住了脸,背对着沙发蹲下了。
“呃,你别哭啊。”昴犹豫了片刻,用食指戳了戳对方的后背,“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……”
‘再说了,我也喜欢你啊。’
“哎?”
奥托转过头,对上了昴的后背。

END.


实在快饿死了,只好自割腿肉

以小学生流水账式文笔写,OOC还什么内容都没有真的十分抱歉,愿各位大佬们喂粮啊!